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社区发布 > 社区共享共享社区都有共享哪些项目

共享社区都有共享哪些项目

  • 2018-03-27 15:04:29
  • 来源:网络
  • 编辑:佚名
  • 395
  • 0
  • 0


共享经济的概念概念早已有之。共享经济这个术语最早由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Marcus Felson)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Joel.Spaeth)于1978年发表的论文(Community Structureand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ARoutine Activity Approach)中提出。这种理论上的共享经济的主要特征为以下五种:闲置资源、使用权、连接、信息、流动性。这种“共享经济”概念其实非常宽泛,本文我将不会在这里作这种理论上的探讨,只是以近来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模式作为起点,探讨共享社区的建设与运营。

进入2017年以来共享经济进行的如火如荼,甚至成为了互联网经济唯一的风口,首先进入人们生活的共享经济产品无疑是共享单车、继而是共享电动车、共享汽车以及共享充电宝。共享经济产品的本质其实是同一资源的使用权在不同用户之间低成本的共有分享、轮流使用,共享经济并不强调对资源的所有权,只是注重资源的的使用权在不同用户之间的快速流通更替,从而增加资源的利用效率,本质上仍属于租赁经济而已,只是借助移动互联网及物联网技术使用户租赁归还流程与供给者管理维护方式极大简化,同时又借助移动互联网的巨大用户基数的基础上使共享的资源使用效率极大提高,从而形成共享经济史无前例的爆发。

但回顾起这一年火热的共享经济历程,共享的对象却一直局限在单车、电动车、汽车、充电宝、雨伞等。这些物品有如下几种特性:

首先,如今共享经济的主要标的物单体的使用功能非常完整,即单个共享资源可以非常完整的满足使用者的某一只有需求,这种完整性我们权且称之为“单体使用功能完整性”。

其次,共享经济的标的资源使用频率较高但又不能随身携带或不是很方便随身携带,而且闲置时间比较多。我们称这种实用性与闲置性的矛盾性。

最后,共享经济的标的资源具有一定的公共属性,经济学中把既不具有排他性也不具有竞用性的物品叫做公共物品(如国防),把不具有排他性但却具有竞用性的物品叫做公共资源(如海鱼);这种划分是将物品的所有权使用权全都囊括在内,而目前共享经济的标的基本全部都排除了所有权的争议(所有权统一归属于商家),而单独拿资源的使用权作为共享的基础,所以我们可称标的资源具有这种基于使用权的公共属性。

时至今日,这种以共享单车为典型范例的共享经济模式似乎正在经历着热潮的退去,共享单车平台已有部分倒闭退出,共享雨伞经历各种“路人的摧残”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解决方式来大范围投放市场。共享充电宝虽然获得了资本市场在一定程度上的追捧,但在用户层面依然算不上“广泛接受”。“共享经济”的热潮似乎要告一段落了。

其实单以“共享单车式的共享经济”来看共享经济确实可挖掘的潜力确实不多了,但我们别忘了这只是共享经济的一种而已。从更大的范围上看共享经济早已有之且仍然会稳固的进行下去,所不同的是在信息技术层面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等一系列新技术手段的参与改造下传统的共享经济会插上“翅膀”,换上“新装”以全新的面貌出现而已。

在众多共享经济形式中一直有一种形式时不时的被人提及,那就是“共享社区”。20世纪60年代起源于丹麦的联合居住是公认的现代共享社区的最早起源。当时丹麦的一群家庭认为当时的房屋及社区制度无法满足照顾孩子的需求,首个现代共同住宅计划Saettedammen在1967年组建了约五十个家庭成为一个理念社区。此外也出现了协助职场妈妈或者单亲父母分担育儿工作而发展成的共住模式,随着高龄社会来临,共同看护也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现在丹麦大概有5%的国民住在共享社区里。在过去的二十年时间里,扩展到了欧洲很多国家,也传到了北美和澳洲。现在,在全美范围内,形成了很多秉持这种理念的群体。美国共享社区联盟列举了很多这样的社区,仅仅在加州就有35个。

在英国,斯特劳德市的斯普林希尔社区引领风潮,成为了英国的第一个共享社区。英国《独立报》的克莱尔·戈夫描绘说:“有定期的公共聚会,有按居民兴趣开展的制陶课、插花课。”

澳大利亚也兴起了共享社区,社区成员定期举行聚会,而且还举办跳蚤市场,可以把自己用不着而仍有价值的东西拿来和其他人交换。

在这些社区中,最典型的是这种形式:他们有各自的住宅,有各自的厨房、洗手间,每个家庭保留有足够的个人空间。在这个基础上,有共同拥有的起居室、厨房。有的还有属于大家的花园、儿童游乐场地、会客厅和工作室。住户每周定期共进晚餐数次,如果有涉及整个社区利益的事,要遵照大多人的人的意见执行。

而中国的四合院、客家的围屋都有相似的特性,甚至发展得更早。

那么,现在分布世界各地的新兴居住方式都有哪些呢?

以下内容来自新浪有关共享社区的报道并由706青年空间的小伙伴整理形成:
1、台湾:

玖楼共享社区:共生公寓,在家里认识朋友。


玖楼创始人之一的潘信荣,将空间共享的理念和家结合在一起,吧公寓切分成可以共同工作的客厅、能一起吃饭的厨房、聊天的阳台和居住的房间,让不同的人一起在这间公寓里生活。

身为台北大学城乡所的研究生,潘信荣长期关注居住议题,知道在国外有不少共同住宅的案例,像是为了让老人住在一起,共享照护资源、分摊费用,或者是职业女性住在附近,共享子女照顾的家庭。那台湾的祖屋者,是不是也有机会透过共享的方式,把家中的空间租给别人,分摊日益抬升的租金呢?

在这个想法之外,潘信荣也希望打破「封闭式的家」。在留学期间,许多朋友会来他的公寓留宿,那些互动和来往都特别有趣,让他相信,人要和这个社会产生关系,就是别在下班后直接关起门来睡觉,而在找机会创造与其他人之间的连结。

于是玖楼的雏型逐渐形成,由他先租下一层公寓,经过巧手翻新整理后,再去找合适的室友入住房间,至于客厅等区域也可以租给其他有需求的人,保持人与人之间的流动,又能得到收入来补贴房租。虽然玖楼那时经营未满一年,却成功拓展出五间公寓,管理模式逐渐成形。

至今,玖楼接待过外籍交换生、访问学者、艺术家和外派到台湾的工作者,“他们的身份都位于居民和观光客之间,如果想要有居家生活,就不太会选择住酒店”。


因为租用空间的方式格外弹性,任何空间需求经过交涉和协商出一个价格,能长住和帮忙整理家务的人,自然可以用比较便宜的钱租到空间。其中一间公寓就请学过花艺设计的室友协助干燥花的装饰,以及玖楼名片制作,用钱以外的方式为公寓注入新的想法。


虽然只成立了一年多,玖楼目前在台北已有8间合作的公寓,房间更是一位难求,联合创始人潘信荣曾表示,在短短几天内便收到几百封的房客申请表单。

2.韩国

Local Stitch,Gong Ga(公家)

位于弘益大学附近的Local Stitch,成立于2013年,原为hostel,2015年起转型为co-living + co-working型态。

与其他申请制的公寓不同,local stitch目前为邀请制的会员俱乐部方式。

建立在设计产业圈以及其对社群生活有兴趣的网络,其好处在于,社群的连结会更强烈且具特色,例如参访当天室友们便在顶楼的厨房煮早餐、工作空间也相当热络,这是一般共居空间较难达到的成效,但这样的社群感的另一面便是较缺乏开放性、一般人较难以接近。另外,其月租金大约落在台币一万六左右,亦稍高于首尔市场行情。


(Local Stitch的露天厨房,会员制的方式让其社群感格外强烈。来源:玖楼 / 潘信荣)

Gong Ga(公家),由营利性组织运营

采取与政府密切合作的方式,与首尔各地的空屋屋主接洽,由自己的室内设计团队装修,政府给予经费给Gong Ga 来经营。主要经营对象则是以学生族群与留学生,在政府补助下其租金亦可低于市场价格,不过目前经营的六间公寓都稍微离市区有一小段距离。


3.伦敦

old oak

正如old oak的官网首语说到,共同生活在集体的老橡树是专为那些谁想要充分利用伦敦的生活。


新的老橡树,开拓共同生活的理念,提供其居住成员住在伦敦一个全新的方式。

老橡树坐落在威尔斯登结运河之畔。在大楼每间客房都建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细节关注,配套齐全的双人床,书桌,精品室内设计,连接浴室和私人小厨房。

除了私人空间之外,设有豪华的共享空间和设施,包括每个楼层都设计精美的共用厨房和休息室,公共娱乐空间和豪华的设施,包括健身房,水疗中心,电影室,10000平方英尺的图书馆,餐厅,酒吧,零售店,活动空间,屋顶平台等。

除了物理空间,在老橡树的生活方式,完美解决生活在伦敦的窘境。服务的全方位通吃麻烦的城市生活,让会员可以专注于真正重要的东西。所有法案,议会税和宽带预付费和卫生保洁,都一应俱全。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成员不只是找一个住的地方,他们加入了一个真正的社区。老橡树竭真诚地为社会各界提供了讲座和社区活动。志同道合的人组成了一个不一样的社区,意味着每个人都获得了更多他们想要的东西。

4.北京

706青年空间:探索生活的更多可能性!


706共享社区目前坐落于宇宙中心——北京五道口,706运营团队在华清嘉园的这个小区里边,租下了位于不同楼层的房间,形成了一个小生态圈。在这里,除了和有意思的舍友共享一个寝室之外,706共享社区还给成员提供收藏优质书籍的图书馆、可以用来表演戏剧的小剧场、每个月有上百部影像放映的放映室、偶尔组织英语角的咖啡馆。

706共享社区还为住在这里的人组建了线上的社群,大家在里面发起美食、旅行、运动等多种娱乐活动。

除此之外,文化沙龙与思想聚会也是706共享社区等一个特色,在706的公众号上,每周你能看到优质的文章和参与线下讲座的资讯,这说明你能在这里分享思想,交流哲学、文学和历史等多元化的问题。

这里是一个家,也是一场生活实验。

感谢新浪及706的小伙伴们!!!
当然目前国内外还有很多结合一定文化概念、新型农业、建筑学概念以及新型社区规划概念为主要特色的各类探索性的共享社区,形式繁杂,共享的“社区资源”范围也不尽相同,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内,故不做深入探究。

从广义的共享资源经济到目前正值火热的互联网共享经济再到本文探讨的重点 -- 共享社区经济,我们对共享经济的探索就告以段落了,现在让我们重新回到我们标题中提出的问题:共享社区共享的到底是什么?

就共享社区的共享资源范围来说,基本上涵盖公共物理空间(如客厅、大厅、院子、天台等)、公共生活设施(如厨房、卫生设施、休闲娱乐设施等)、公共生活工具(如家具、厨具、维修工具等)、公共文化娱乐资源(如各类社交聚会、读书会、分享沙龙、影视艺术放映、音乐会等)。

但除此之外我认为共享社区内人们所共享的还有另外一种看不见的东西,那就是他们拥有的共同生活场景及社区生活经历促使人们相互认同并赋予人们情感上的纽带。在如今“互联网+”的新型经济思维主导下,很多人似乎期盼着互联网在共享社区的建设中再次发挥它颠覆性的威力从而将现有的“社区”升级为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社区”,但如果将一个社区的仅仅看做是那些物理的空间与设施,通过现代技术,尤其是互联网技术整合成我们理想中“谁来谁用,用完即走”的互联网+房子”那么它应该被称为“共享房子”而不是共享社区。社区的核心是居住期间的人之间形成的人际关系形式而不是“社区”本身。所以,共享社区中的人们共享的是那些可以被共享的社区公共资源、是那些共同经历的生活、是那些可以相互提供的帮助、是那些被分享的思想和观念,是那些不同的思想和观念碰撞时产生的痕迹与碰撞后产生的新的东西,是那些是那些基于以上所有的一切给予人们的情感连接!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