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同城贴吧 / “时间银行”的启示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 #综合报道#“时间银行”的启示

    2021/07/30 23:28:03 发布45 浏览0 回复0 点赞
同壹楼长
管理
普通会员

帖子:374

精华:2

注册:2017/03/17 01:06:54

在瑞士,有这样一家“银行”,储户存入或支取的,不是金钱,而是时间。这就是风靡瑞士的“时间银行”。在这里,人们可以在有能力照顾老人时把时间“存”起来,等未来自己老了、病了,需要人照顾时,再把存在“时间银行”里的“时间”取出来使用。

在“金钱”经济里,交换建立在供求关系之上,价格是经济发展的动力;而在“核心”经济里,交换建立在责任和互惠的基础上,分享、忠诚和爱是“核心”经济发展的动力。这或许就是时间银行能风靡全球的原因之一。
或将成为养老支柱之一

2007年,瑞士非营利组织施善基金会在小城圣加仑和阿彭策尔地区展开了一项有趣的尝试:鼓励人们照顾陌生老人,并将做义工的时间积累起来,等将来自己年老或生病需要照顾时,再接受他人的义工服务。这个项目被形象地称为“时间银行”。

据“瑞士资讯”网站报道,项目的参与者们一般每周进行两次上门服务,每次劳动两小时,任务包括替老人整理房间、购物及推老人出门晒太阳、陪聊等。一年后,时间银行统计出服务者的工作时长,并给他们发一张储蓄卡,当服务者需要别人照顾时,可以凭卡去时间银行支取“时间和时间利息”,换取免费服务。如果服务者直到去世也没用完卡中的时间,银行会把“余额”折算成一定的金钱或物质奖励,交给其遗产继承人。
这一项目要求申请者是健康、善于沟通、充满爱心的本地人,最重要的是时间充裕,因此服务者几乎都是退休人士。事实上,在这一项目中,主要是60多岁的老人在照顾80多岁的老人。

事情进展颇为顺利,因此,在2012年,瑞士联邦社会保险部将之纳入国家政策,成立时间银行基金会,并整合了其他地区性公益团体的资源,包括新教和天主教会、妇女会、红十字会、老人服务机构和到家看护组织等。服务内容也变得更加丰富,除了协助做家务和陪伴、护送之外,还定期组织休闲活动,如参观、旅游、读书会和“嗨趴”。

瑞士政府有意将时间银行打造成养老支柱之一。“瑞士资讯”报道称,2017年年底,圣加仑市议会对时间银行基金会的表现进行了评估,基金会整体获得正面评价,这意味着时间银行的服务的确有利于补足养老缺口。

其实,在瑞士之前,有不少国家将相似的理念贯彻于养老事业,社会老龄化严重的日本就更早地吃了“螃蟹”。据日本共同社报道,1973年陷入石油危机后,日本政府苦于预算紧张,开始鼓励民众互助。1977年,民间人士水岛照子在大阪成立“劳力银行”,参与者服务一小时可得到代币回馈。前法务大臣堀田力1993年首创的“照护门票”,至今已在日本各地扩展出600多个分部,成为该国规模最大、最具多样性的时间银行体系。同瑞士一样,“照护门票”体系中最活跃的服务者也是六七十岁的老人。
重建“核心”经济的银行

时间银行最早的倡导者是美国人埃德加·卡恩,他希望“人们互助互惠、分享价值”的模式能为社会变革带来一些精神和经济效益。埃德加・卡恩一生都在研究如何推动社会改革。他创立时间银行,挑战“金钱”经济,重新建立“核心”经济——交换建立在责任和互惠的基础上,分享、忠诚和爱是其发展的动力。

埃德加・卡恩是耶鲁大学的法学博士。1980年,46岁的他突发心脏病被送进医院。住院期间,许多朋友纷纷跑来照顾他,他不知道要怎么回报,同时他也看到,其他病人只要一点帮助就能减轻痛苦,却得不到帮忙,他就开始思考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最后他想出时间货币的概念和时间银行的模式。1990年,在埃德加的倡导下,罗伯・伍德・约翰逊基金会投入120万美元,确立时间银行计划。

时间货币的基本概念是:劳动不分贵贱,每个人的工作时间都是等值的。因此,我可以用我的一小时服务,换你的一小时服务。以纽约时间银行用户茱迪·卡帕为例,通过为8岁的卡利托・克斯达辅导一个小时的数学,茱迪可以挣到一个时间币。然后,她又可以使用这个时间币请懂得维修的时间银行用户用一个小时帮助她修理水池、橱柜和清洗玻璃。
在埃德加看来,修理水池、辅导数学、做脑部手术这些工作都是平等的。

通过时间银行,人们不用马上兑换服务,可以把时间币存起来,在需要的时候再提出来换取别人的服务。与一般的货币不同,时间货币不会贬值,交易也不用课税。有了时间银行,时间不但可以储存、转让,甚至还能预支。

英国时间银行的用户罗莉塔就曾向当地的银行预支时间,请大家帮助安排她父亲的丧礼。没多久,一群素未谋面的邻居就找到罗莉塔。他们有的帮助她清理散落在客厅的医疗器材,让客厅恢复原样;有的帮她整理厨房,煮一顿丰富的晚餐;有的陪她聊天,安慰她。在大家的帮助下,父亲的丧礼办得很成功。但这些并不是不求回报的义务服务,罗莉塔欠的是“时间债”。丧礼过后,罗莉塔就得到时间银行报到,通过替他人刷油漆、教授基本电脑技能、帮别人在网上找工作,赚时间币还给银行。

埃德加・卡恩还设计了时间银行系统,通过电脑软件系统可以把每个工作者的工作时间或接受服务的时间都按小时记录下来,也可以将所需要的服务和服务的提供人匹配起来。

“时间银行系统极易操作。比如麦克帮助我修理了房顶,在完工后,麦克就上网站,输入他完成的工作和时间。然后我会上网确认他的工作。这样时间币就被发送到麦克的账户。”莎拉・考特内如是说。莎拉在2009年3月创建了休斯敦高地社区时间银行。

2008年金融风暴使美国许多银行资不抵债濒临倒闭。依靠普通货币建立的价值体系受到很大挑战。在现今金融环境下,即使你不投资,传统的货币也可能因为汇率贬值而导致财产缩水。相较之下,时间银行使得人们劳动所得的风险更小。随着经济危机的深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选择与茱迪·卡帕一样加入时间银行。

时间银行的意义并不仅限于传统经济上的优势。埃德加・卡恩一生都在研究如何推动社会改革。他认为时间银行能够帮助人们重新建立“核心”经济。

“核心”经济是除我们熟悉的以“金钱”为基础的经济之外,另一个我们不太看得见的经济;也是一个关于家庭、亲人、邻里和社区的经济。这个经济太重要了,以至于经济学家涅瓦・古德温将它称为“核心”经济。
对未来社会提出更高要求

让我们再把目光转向瑞士。瑞士大名鼎鼎的时间银行基金会,坐落在圣加仑市区内一条不起眼的巷子里。基金会没有独立的大型办公室,和红十字会、施善基金会、宁养中心等组织一起,共享一座建筑办公。

时间银行基金会的目标是:尽可能让老年人在家自主生活,如此一来,老人就可以得到协助与陪伴,心也不再那么孤独。最重要的是,这一提议可以减轻退休者与政府的财政压力。

服务者的身份限定为60岁以上的退休人士,而被服务者为80岁以上较为年长的老人。服务者的申请条件比较严格,除了长居圣加仑市,还要喜欢与人作伴、身心状况良好,以及拥有足够的空余时间。

拥有以上条件,并不代表就一定可以获得这份工作。申请人必须与时间银行的工作人员进行面谈,说明服务的动机与目的,只有通过面试,才能拿到明订权利与义务的合约。根据每个人的专长,志愿者可以选择到SRK驾驶服务机构、到家照护、安宁病房或天主教会等组织进行服务。
时间银行基金会如何提供服务?区别于一般养老服务,这里的服务内容不仅仅只有陪伴散步、陪伴运动、陪伴购物、送餐、代写文书五个,获得多家非营利组织支持的瑞士时间银行,可以提供更加多元化的服务,大致包括以下几点:

驾驶服务和护送(例如陪伴看医生、去墓地、陪伴购物)

陪伴做饭和吃饭

文字处理(寄信、协助通信、填写表格、教授计算机知识)

家务协助(熨烫、洗涤、整理床铺、丢垃圾)

休闲活动(旅游、游戏、朗读、喝咖啡、参观文化活动)

人力协助(从事小型园艺、铲雪、修房)

帮助家庭照顾者获得休息时间

在正式服务之前,志愿者必须接受专业的训练,然后通过供需匹配,由服务者所属的组织安排面谈,制定服务内容与时间。

每次出勤后,志愿者必须回到时间银行进行汇报,签署证明文件,以此作为依据,工作时间得以存入个人的时间账户(账户也可以以夫妻为单位)。

如果账户拥有者日后需要帮助,便可以使用累计的时间,支付自己享有的福利,由于圣加仑政府的担保,时间点数可以持续保值。
值得注意的是,时间提供者所累计的服务时间,是以小时为计算单位的,而且最多只能存入750个小时。因为累积时数设有上限,所以在瑞士,你不会看见服务者被相关单位表扬的新闻。

为什么基金会设立时间存入限制?因为时间点数可能会用不完,而且这涉及税制问题(每小时点数价值约人民币148元)。如果提供时间服务者去世了,留下来的点数可以被转存到综合账户,以供日后转给他人使用。

然而,设下时间限制的原因竟这么单纯吗?750个小时大约只有30天,若有使用的需要,一个月就会用完。实际上,除了上述原因,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政策尚未正式定案,瑞士政府不敢乱开空头支票。毕竟未来的事情难以预料,允许时间提供者永无止尽地存入时间点数的做法,实在存有风险。虽然时间银行的概念立意很好,但是却有框架的限制。例如,示范地区只限于圣加仑市。也许在适当时间点,应该将时间银行的实施范围,延伸至邻近的城市,目前即使有报告作为支持,时间银行董事仍然不敢轻举妄动,任意扩大范围。

通过时间银行养老,本质上是一种民间互助的循环服务模式,这对社会资本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果人们缺乏义务感和认同感,人际关系淡漠疏远,社会资本匮乏,组织集体行动就会十分困难,而时间银行着眼于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后的未来,这更加挑战人们对社会的信任。

在中国,时间银行还没有形成规模,发展面临重重困难。实践时间银行的地区只有零星几个,“账户”无法通存通兑。这意味着服务者一旦搬家,“存折”就沦为空头支票,而这正是各个国家和地区时间银行的通病。
“时间银行只能稍微缓解养老的压力,并不是解决问题的长久之计,因为时间银行只能提供服务,无法承担全面的照顾……”“华尔街见闻”网站专栏文章指出:“国家想要照顾年长者,应该多多考虑他们的基本生活开销及医疗支出的问题。思考如何增加老人收入、促进老人健康、增进老人能力、创造老人宜居的环境,才是问题的重中之重。”

尽管时间银行大规模推广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时间银行创造了一个互帮互助的氛围,重新建立起人与人之间互相联系的纽带。这种被埃德加称为“合作生产”的方式,是区别于其他慈善机构或社区服务而成功的原因。知道有人需要你帮忙,当你需要时也会有人帮助你,这种互相依靠就是时间银行的基础,也是人与人之间彼此链接的一种方式。
===
城市在线cszx.com同壹社区时间银行,存时间享服务,同壹楼长·让邻里互助更方便!
同壹时间·存多一份养老金!
以下内容回复后可见

已有0人打赏

已有0人点赞

0人赞

自定义HTML广告位

    加载中...

    回复楼主

    该帖子已经关闭回复
    回复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超级管理

    发布新帖 帖子管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