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贴吧同壹教育 互联网时代信息爆炸,但你有因此变得更聪明吗?
签到09月19日
漏签

[同壹教育]互联网时代信息爆炸,但你有因此变得更聪明吗?

人气:432 回复:0 赞(0)
ceshi_18
初级1
版主
  • 帖子:30
  • 精华:0
  • 注册:2009-06-20

公元前4世纪初,希腊刚出现写作时,埃及国王赛穆斯曾说过这么一番话:那些靠阅读获取知识的人,他们的头脑“装满了对知识的自负狂妄,而非智慧”。细思之下,这话放在现代也并无不可。如今,人们轻易就能搜集到大量信息,但试问多少人还会斟酌文字背后的思想?我们正身处知识的盛宴,但这些知识真能变成智慧吗?如果不能,那当下的狂欢又该如何看待?


640.jpeg


撰文 / 任缣


我们这一代人,智力会比父辈高吗?父辈与父辈的父辈比,又如何呢?


有一则笑话说,互联网把我们(尤其是孩子们)变得像个傻子一样无法进行深刻思考。问题是,互联网对我们的大脑做了什么?


30年前,时任新西兰奥塔哥大学政治系主任詹姆斯·弗林开始研究智商测验的历史记录。以他为名的弗林效应随后被广为传播: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所有发达国家年轻人的智商测试分数均出现了持续增长。不少人开始对这一现象进行解释,提出了诸如家庭规模缩小、营养状况改善、正规教育时间延长等理论。


但与此同时,弗林发现了一个似是而非的悖论:如果说人类智商在20世纪急剧提高,那么难道我们的祖先是傻瓜吗?另一个悖论是:人们的智商虽然越来越高,但是词汇量并没有扩大多少,普通信息的存储量也没有增加,算术问题的解决能力更没有获得提高。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弗林效应及其悖论,其实是互联网时代喧哗与骚动的隐忧:一方面,我们的大脑正历经互联网的重塑;但几乎与此同时,我们的大脑正经受着信息的折磨。


一边被重塑,一边被折磨。“在尽情享受互联网慷慨施舍的过程中,我们是否在牺牲思考的能力,甚至人性?”美国知名思想家、前《哈佛商业评论》执行主编尼古拉斯·卡尔(Nicholas Carr)问道。生于此问的 《浅薄:你是互联网的奴隶还是主宰者》(The Shallows)一书一经公开便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不仅火速荣登 《纽约时报》畅销书榜,更获得了普利策奖最终提名。


回到问题的初衷 —— 在更早的时代,我们的上一辈和更早的先辈,生活在物质世界中而非符号的世界中。那时候,人们仍处于认识世界的阶段,智力主要用于解决农田、工厂 、家庭里遇到的实际问题,而诸如分类、关联和抽象推理能力,他们一般用得相对比较少。


考虑实际问题还是抽象思考,对大脑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的大脑是高度可塑的”。在历史上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人类的大脑都在接收比较稳定的农业文明时代信息,此时大脑不需要被重塑,人类的认知和思维方式以及接受信息的方式都一如既往。人类的努力,仅仅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心理学教授杰弗里·施瓦茨所说的“忙者生存”。


在工业和信息时代,人类受制于泰勒主义。


大概在尼采买下那台球形打字机不久,一位名叫弗雷德里克·温斯洛·泰勒的年轻人带着秒表走进了美国费城的米德维尔钢铁公司。这个办事认真的年轻人开启了一系列的历史性试验,旨在提高钢铁工人的生产效率。


在蒸汽机面世100多年后的这一刻,工业革命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思想家和哲学家。泰勒把钢铁工人的每个动作都进行了记录,然后又为每项工作划分小步骤。每个工人应该怎样工作,泰勒都为其专门创立了一套精确的指令。虽然米德维尔的钢铁工人怨声载道,认为这套制度把他们变得跟机器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工厂的产量却随着新制度的实行而急剧增长。


泰勒主义,不仅成为了工业家的信仰,如今更成为了包括谷歌在内的互联网公司的信仰。因为人们相信一切都需要系统化;系统产生数据,只要量化数据,就可以优化出一个美丽的数字世界。


写过 《娱乐至死》的尼尔·波兹曼在1993年的 《技术垄断》中对泰勒主义有过精彩总结。他说,泰勒主义建立在6个假设的基础上,首要的就是“人类劳动的首要目标是效率,技术性计算优于人的判断,人的判断是不可靠的”。


但是,技术垄断,会让我们的大脑比我们的父辈、父辈的父辈更优越吗?一个例子是,文字从纸面转到屏幕,改变的不仅是我们的阅读方式,它还影响了我们投入阅读的专注程度和沉浸在阅读之中的深入程度。


大多数情况是,在能够轻易获得信息的情况下,我们通常喜欢简短、片段化而又令人愉快的内容。这种非线性的阅读方式,或者说支离破碎的浏览方式,一方面是人们应对信息过载的无奈之举,另一方面也是人类的大脑神经系统正悄然发生变化的证明。


《大转换》、《玻璃笼子》以及这本《浅薄》让卡尔摘取了科技思想界的王冠,而这位“王”说:其实我们并不比我们的父母和父母的父母更为聪明,我们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出自己的聪明;我们并不拥有更好的大脑,只是拥有不同的大脑。


640-1.jpeg《The Shallows》
作者:Nicholas Carr
《纽约时报》畅销书
获普利策奖最终提名
互联网时代的飞速发展带来了各行各业效率的提升和生活的便利,但美国知名作家兼思想家、前 《哈佛商业评论》执行主编尼古拉斯·卡尔(Nicholas Carr)指出:当我们每天翻看手机上的社交平台,阅读那些看似有趣和有深度的文章时,我们其实正在丧失深度阅读和深度思考的能力。
互联网正在按照自己的面目改造我们。确实,我们对浏览和略读越来越得心应手,但是,我们正在丧失专注能力、沉思能力和反省能力。在卡尔看来,这是一种信息技术带来的智能伦理。


楼主 2018/1/5 16:10:42  超级管理 编辑 删除
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信息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我要回复

该帖已关闭回复